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
我的冰山女上司 第一百三十一章 怕受伤害却又渴望

小说:我的冰山女上司 作者:佚名 更新时间:2019-03-27 21:19:59 源网站:神书网
  莫怀仁说道:“我已经弃暗投明,在郑经理手下打杂。”

  跟他碰了一杯酒,莫怀仁挑着眉毛说:“今晚,继续未完成的那个事情不?”

  我瞪了他一眼:“以后别再提起这个事情!”

  莫怀仁刹住嘴:“是是是,万一林总。不说不说。来祝贺殷然老弟。”

  我问:“祝贺我什么?泡上总监啊?”

  他尴尬笑笑:“没啥,祝贺我自己成功在郑经理手下打杂。我自己来一杯!”

  与牡丹的恋情,注定是未果的。它不是成年世界意义上的爱情,只会是一份单纯的?#19981;?#21644;迷恋。淡淡的爱里也多少透着一丝丝无奈吧,回忆中也多少透着一点点回忆的甜蜜。

  恋上有着温暖淡定而舒缓气质的柏婕,更是无奈。她与我,虽没能走到一起。却始终保持着一股飘渺时有时无的感情。那是一缕相思,一腔柔情,一抹弥漫着的忧伤,更是一种直抵人心的美妙感觉。

  这帮?#19968;錚?#27599;次都这样,还没得吃一口饭。就要把人灌醉,推也推不了。我甚至想骂骂他们的。

  廖副笑道:“小伙子不应该只是这样的酒量,才喝了几杯嘛。来,大杯才尽兴。”

  我就是早上吃了个早餐,空着肚子到这儿。就猛地?#36824;?#19979;去那么多杯白酒,哪顶得住。

  柏婕坐到了我旁边,帮我喝了桌子上的几杯,笑道:“刚才我看了好久,殷然经理还?#24576;?#39277;呢。我先替他喝两杯,让殷然先吃点饭嘛。”

  郑经理摇头道:“代喝啊?这可不?#23567;?#19981;是家属。”

  柏婕轻笑道:“郑经理,怎么不是家属了?你忘了,殷然叫我姐呐。”

  那几个?#19968;?#33509;有其事考虑了一下说:“这?#25925;恰!?br/>
  柏婕给这些?#19968;?#33280;了汤水说道:“先喝汤,是鳖吧?大补呐。”

  “对对对,先喝汤。光顾喝酒了!”

  终于转移了这帮?#19968;?#30340;注意力,他们灌醉我似乎是有目的的。可能有什么事情和我谈,但是在清醒的时候不?#27599;?#21475;。?#21364;?#23478;都有了几分醉意,就算是醉口连篇了。

  柏婕拿着盘子端来给我一盘子米饭,在米饭上放了菜。连着筷子在我手上:“先吃点吧。”悦耳撩人。

  我感到很意外,也没说什么。低头埋头苦干。

  她看着我,眼里充满慈爱。像妈妈做好的饭菜让自己孩子大快朵颐,这样的慈爱眼光非常具有穿透力,冲击着我的心脏。

  我停下了正在刨着的筷子:“最近你还好吧?”

  她笑了笑:?#25300;一?#25285;心你过得好不好。那么能干的女朋友,不容易吧?”

  我摇摇头:“她没我们眼中那么不可一世。对我也很好。”

  “看?#24576;?#26469;的,那就好了。?#19968;?#24597;她总要管着你,你这孩子脾气也不太好。”柏婕站起来给我舀了一碗汤。“喝点汤,别噎着了。”

  我端起汤一口气干完,然后就要站起来。柏婕拉住了我:“我去盛来给你。”

  她究?#25925;?#20160;么意思呢?在我心里,柏婕是个好女人。对人也很友善,对我也很好。我们之间也有过是非摩擦,?#20260;?#20174;来也没害过我。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伤害了她。可我也没想要伤害她。

  在我与她的是非摩擦的爱恨纠葛过程中,是我?#20154;?#30140;,?#25925;?#22905;比我疼。我们两个都不知道。

  吃饱后,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。我被这帮老狗轰炸得遍体鳞伤,若不是柏婕帮我喝了不少,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名字了。

  继续,扮醉。“我去洗手间。吐一下。”起身进了洗手间,洗了一把脸。

  出了洗手间,见柏婕站在门边。我问道:“干嘛?”

  柏婕问道:“喝醉了?”

  我说道:“不装醉怎么行?那帮?#19968;?#19968;?#26408;?#24819;灌醉我。”

  她扶着我,柔软的胸压在我的手上。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,若隐若现。“郑经理有事拜?#24515;恪!?br/>
  我抬头看别处,命令自己不能乱看。特别是酒后,酒这玩意很会推人犯罪。胆小的喝下去变成胆大的,胆大的喝下去成狂?#31070;病?br/>
  慢慢的把手抽了出来:“郑经理位居高职,有事求我?”

  柏婕点点头。

  我?#38405;?#20010;什么郑经理的没有什么兴趣。

  我问:“柏婕,我们现在?#25925;?#22992;弟么?”

  她看了看我,奇怪我为什么抽回了手。说:“姐弟不能互相照顾么?”

  我对柏婕说:“我?#19981;?#36807;很多女人。到头来发?#37073;?#20160;么人都不是我的,她们在我心里走进走出。我一个人都没有能留得住。没有人属于我。只有我自己在无穷尽的意淫着?#34924;?#22899;孩是我的老婆。”魔女现在和我是一对,能走得了多久?天知道。

  柏婕苦笑了一下:“我现在失去了,我又后悔了。唉,没事。不谈这个,我给你唱一首歌。”

  确实不该谈这些,还不如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,好好做朋友就成。

  在包厢里,她唱了一首歌。

  点上一支烟,靠在椅背上,聆听美人之歌。

  优美抒情的钢琴浮起,?#30007;鞒恋?#30340;时刻,迎来安静迷人的甜美女声,犹如漫步在?#31243;玻缓?#39118;抚慰的温柔思绪,心音的飘然。中间部?#37073;?#26356;是起伏美妙,淡淡妙曼女声,蛊惑人心,回味无穷。

  这是懵懵懂懂的迷恋的甜蜜。

  在这份感情中,我们两个,都是懵懵懂懂。想迈出这一步,又怕受到伤害,又渴望对方,极其矛盾。在犹犹豫豫期期艾艾中,幸福的错过了。要不然,我也失去了魔女。

  魔女是懂我的,我的心一牵到她,她给了我电?#21834;?#25105;一边走出外边走廊,一边接道:“睡了么?”

  她没有直接回答,聆听了一会。问:“柏婕?”

  我汗毛?#25925;骸?#20320;。怎么知道?”

  魔女急道:“你和她去唱歌?现在唱歌的不是她么?”

  我赞道:“你的听力,实在太好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要等我问你你才说吧。”魔女有点生气了。

  “今天去开会,被郑经理拉过来龙门酒店吃饭了。一帮人都在。”

  “你敢偷腥?”

  我忙说:“没?#23567;?#25105;哪敢呢?我有魔女了,世界完成了。你是我的,我有爱了,没有遗?#35835;恕!?br/>
  魔女说:“少贫嘴。”

  “我没有偷腥。”我冤枉说道。

  “你不能喝很多酒!听见没有!”

  我笑道:“怎么了?担心我死在路上啊。”

  她说:“我干嘛担心你死?你死了才好!我见了心?#24120;?#31572;应我,别喝太多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现在?#24613;?#35201;回去了。”

  “你这?#19968;錚?#27491;?#21496;?#23376;。喝醉了连魔女妖婆都敢动!更别说其他女人了!”她自己说着说着就生气了。

  我笑着:“我不动你,也就没有了这段孽缘了。”

  “我跟你说正事!你别嘻嘻哈哈的。今晚你在哪睡?”

  我?#24613;?#35828;时她打断道:“在我们房间睡!我今晚打电话回家查房。”

  我逗她道:“没事,我已经把家里的电话转移到手机上了。”

  “总之,除了不能喝醉,我管你怎么玩。去柏婕家睡都行!就是不能喝醉!”

  “那成,我不喝醉。我今晚去柏婕家睡。”

  “你!你这是存心要气死我!”她挂?#35828;緇啊?br/>
  脾气太暴躁了。

  身后柏婕的声音:“小洛,你没事吧?我以为你醉倒在哪里了,出来找你。”

  柏婕的脸红着,不会是听到了我的最后一句话吧。

  “哦哦,没事没事。你先进去,我就回去。”我说道。

  我打过去,魔女气得挂掉了。又打过去,她又挂了。再打,?#25671;?#26080;奈了。

  ?#28982;?#21040;里边,郑经理开?#32487;刚?#20107;了。拉着我到角落边,给我点烟。恭恭敬敬说道:“殷然经理,我有个事,纠结了我好多年。我?#32431;?#20102;好多年。幸好啊,我遇见了你。我有救了!”

  我问:“你有救了?”

  ?#26263;?#24180;我在市场部,呼风?#25509;?#25746;豆成兵。后来,英明神武的林总监来了。她是公司的?#21861;?#21448;是真材实料。我甘心俯首称臣。再后来,来了一个枣瑟,那个人算什么玩意!让他踩在我头上!踩了那么多年!”郑经理生气的叹道。

  “他现在走了,他没?#37027;?#20570;这个什么副总监了。你高枕无忧了。”

  “万一他那个什么海市蜃楼的项目?#24576;?#20102;呢?还不是一样回来与我对敌!这人太阴?#25112;?#35784;,我们过于慈悲,斗不过他。”

  “那你又想怎么样?你跟我说这个没用啊!”

  郑经理压低了声音:“现在你和林总都这样关系了,再说枣瑟也是你的仇人,你每次受伤,几乎都会与他有关吧?不如咱一起同?#30007;?#21147;拔掉这颗眼中钉肉中刺!”

  我说:“如何拔?”

  他说:“枣瑟在这里,?#20161;?#20320;和林总的仇人,也是我的仇人。你跟林总商量商量,想个对策,把枣瑟送到那些生产部之类的垃圾部门都成啊!这个害虫,就怕他哪天发疯要我们。养虎为患啊!”

  我说:“我也考虑过如何搞定他,但是王华山死留着他。我也不知道王华山是什么想法。”

  郑经理说道:“我知道他和王华山的交情匪?#24120;?#25152;以,只能靠林总把他除去了。”

  魔女不是没有想过要废了枣瑟,为了这事曾和王华山吵起来。两个人都是?#21861;?#29579;华山说不同意,难道魔女直接能开除了王华山这个交情匪浅的老友?

  我说道:“郑经理,这个事情,我得好好跟她商量一番。林总不是没提过要除掉枣瑟,但是王总不同意。有点难。”

  郑经理阴险地笑道:“林总要是铁了心要除去某个人,十个王华山她都没放在眼里!她大可直接撤了枣瑟,王华山就算不同意,也没辙。只能把枣瑟接到他总部那边!”

  我点?#35828;?#22836;:“你说的也对。林总说,枣瑟现在没有心管理公司的事情。他自己的工作现在还不是到你们这几个接着了。所以林总也就随便枣瑟了。他就挂了名头,在外边骗骗钱之类的。”

  “殷然经理,不满您说。我压力大啊,好不容易收复了曾经的地盘!万一他又回来重新掌职,我真没有信心能够打赢他。他比我们任何人都能笼络人心。除去枣瑟,也算是我一己之私,如果可以,我?#32922;?#32473;你都成!”郑经理斩钉截铁道。

  我不怀好意笑道:“枣瑟职位是不是油水很多?以至于你舍得下大价钱除去对头?”

  郑经理苦着脸摇摇头:“油水是有,油水是?#25105;?#30340;。主要是这个枣瑟不像常人啊。阴?#25112;?#35784;?#33125;?#38452;毒,我从没敢跟他对着干。就怕他玩阴的。”

  老子深知枣瑟的为人,他迫害起人来可不眨眼。只要他想如何整就如何整,也亏得王华山能跟这种人称兄道弟。哪天给他害死都不知道。

  郑经理说道:“慢慢给林总吹枕头风。”

  我说:“你干嘛不自己去跟她说。”

  “林总的性格,是有点点奇特。我们哪敢跟她讨论这些无聊的事情。”

  我打了个哈欠:“她出差回来我再说吧,就说郑经理说的。”

  郑经理慌道:“千万别这么说,我不想做枪口。殷然经理,五十万。怎么样?其?#30340;?#22899;感情就是那么回事,无论男人有钱包女人,?#25925;?#22899;人包。?#25925;?#22899;人跟着男人。都走不得很长,?#25925;?#38065;最紧要。”

  我怒视着他:“你说什么!谁包养谁!”

  “话虽?#28895;?#21487;殷然经理您想想,是不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
  “回去,今晚讨论到此为止。”

  原来,在公司上下所有人的眼?#23567;?#25105;和魔女的交往,?#25925;?#36825;么一回事。

  想到连日来上班那些人的奇怪眼光,掩面而笑的低头议论。突然产生了一种很失落的莫名元素。我有一个‘家’,家里那个女人温柔体贴。一个真正的家,一个想起来都会觉得温暖的地方,真正的‘吾心安处’。没有争?#25764;?#24594;?#25300;⑼纯唷?#32780;在外边,那个全身闪耀着光芒美得让世界静止的女人,把我的星星之火映得无比渺小。

  我在角落抽着烟,郑经理觉察到了我的不快。派着莫怀仁过来转移我的注意力。莫怀仁乐嘻嘻道:“殷然老弟,咱今晚继续研究女人。女人风骚,可以分为四个级别。想不想听?”

  我说:“我现在?#37027;?#24456;不好。说吧。”

  “女人最低级的风骚就是放荡。这种女人是一部动力强劲的欲望机器,她渴望做那事,她很主动,她饥不择?#24120;?#38271;期处于性亢奋?#21050;?#27442;壑?#28895;睿?#38543;时?#24613;刚?#26007;,男人是她最好的食物,甚至看到雄性动物也?#26469;?#27442;动。这是典型的荡妇,是婊子,是骚货,是性爱永动机,你怎么骂她都不过分。那个那个就是。嘻嘻嘻嘻。”莫怀仁指着廖副掩着嘴淫贱地笑道。

  我说:“你是不是又想说柏婕是第二级?”

  “nonono,第二级是我老婆那样的。虽然我很伤心,但我老婆确实是第二级别的。比那个最低级别的女人稍微入流一点,水性杨花。俗话说:水性流动,杨花轻飘。这种女人女人外表轻浮,眼睛顾盼含春。她的风骚写在脸上,含在眼里,但是她没有荡妇那么勇猛、那么主动、那么不知廉耻。”莫怀仁分析道。

  “妈的。自己老婆也?#32654;?#35828;事!”

  他指了指柏婕:“那个那个小?#20303;?#23646;于往上一个层次的风骚,是闷骚型的。闷骚族一般有些?#24149;?#20855;有一定的审美品位,?#38405;?#20154;有自己的标?#24049;?#35201;求。她虽然?#26032;?#36275;?#26434;?#30340;迫切要求,但是她理性,可以控制自己的表情不外露,不动声色,骚得比较内敛,但散发着性感的气息,属于骚而不露,淫而不乱一类。殷然老弟如果想解决她,必须得下点功夫。”

  “哦?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?#25925;荊?#22914;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冰山女上司,我的冰山女上司最新章节,我的冰山女上司 神书网
可以使?#27809;?#36710;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篮球控球基本功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