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
我的冰山女上司 第六百零九章

小说:我的冰山女上司 作者:佚名 更新时间:2019-03-27 21:19:59 源网站:神书网
  我出了网吧,从桂姐家的小区,胡乱的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转进东盛路之后,东胜会馆门前。迎面而来的都是情男**。有的面带微笑,享受幸福时光;有的愁眉苦脸,忍受痛苦煎熬。我在别?#25628;?#20013;,又是怎样的一个男子?

  穿着不新不旧的?#36335;?#35828;着不咸不淡的话。我的春天,为什么迟迟不来?我没有逢着,那个魔女,去了哪儿?逐渐逐渐的,所有人?#23478;?#31163;我远去,我的希望,逐渐逐渐的,没?#23567;?br/>
  缘分未到吧?又或者,我的条件差强人意。这个时代,没有能力真的寸步难?#23567;?#33021;力,?#20081;?#26159;我的硬伤,永成隐患。我自己不把自己能力搞上去,我永远都是,会遭遇这般滑铁卢,无论是莎织还是魔女,她们都不甘心过平淡的生活,她们想要的是高高在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?#20081;擔?#32780;我,似乎总能够出点力,帮助她?#21069;咽乱?#20570;上去,可一旦碰到商业类大问题,我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去判断那样做是对还是错。

  前面,灯红酒绿的又是什么地方?哦,酒吧。心烦气躁的我,二话不说冲了进去。今晚,我要不醉无归。心情不好,连酒量也连带下降。别说什么酒不醉人人自醉,醉了是否就可以遗忘一切?醉了是否就可以金玉满堂?可以妻妾成群?我傻傻地大笑,引来旁人投来莫名其妙的目光。

  我连回复莎织一个邮件的勇气都没有,我想告诉她,我过得很好,其实我过得不好,可我怕她看了难受。我想告诉她,林夕走了,鑫?#23454;?#20102;,她以前赐予我们的全部,都没有了,可我怕她看了更难受,索性,不管不问不说不回。

  “买单!”很豪气地甩出六张人民币,结果被告知:“先生,还差十元。”还有什么百分之几的什么小费?操……我的脸涨得红通通的。

  ?#20843;?#21345;!”我掏出卡。

  “先生,对不起,我们这里不能刷卡。”

  ?#20843;?#25105;账上!”坐在旁边卡座的女子,冰冷的话语给我解去尴尬的僵局。“?#23567;!?#26381;务生放过我,我真的无地自容。没有一走了之,我向女子走去。这才看清楚,嘶年轻了。却还有,无法言说的成熟韵味。

  一身吊带长裙,?#32676;?#20462;长。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,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**的凉鞋,脚趾纤细白嫩。她就坐在我对面,应该说她是属于保养的很好的那种女人吧,披肩的长发,甜甜的笑容,气质?#32536;?#29305;别高雅。

  她在寂寞地喝酒,面前横七竖八着几个小酒瓶:“谢谢。”

  “同是天涯沦落人。”

  我接着:“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
  酒精,撩动着我那?#26469;?#27442;动的欲望。我看着她,我多想在她身上索取身体的安慰,发泄我的所?#23567;?br/>
  我拿出名片,给了她,说:“再见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她只是冷冷看着我。

  无所谓再见不见,没了林夕,世界一片黑暗……

 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,我习惯性的拿出?#21482;?#20934;备给林夕打电话。突然想起,现在已经没有必要每天如此——嘶愿我找到她,即使我打到?#24076;?#20063;都是关机。

  我恍然若失的收起电话。满大街行色匆匆的人,该都是走向这个城市的某一个可称之为“家”的角落。而我呢?哪里是我的家吗?我心中早有一种失去家后的悸痛,就像心脏病一样,如?#20843;?#24418;。

  ?#34987;?#30340;都市街头,我感到失落和孤独。

  很早之前我都想过,如果哪天林夕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,我应该理解。我配不上她,她有权利追求适合自己的幸福。我没有理由把她羁绊在自己的身边。我甚至想,她走的时候,除了刻意的装一点伤感,我不能把自己陷入其?#23567;?#29702;解她,更应该为自己?#24760;牽?#25105;这样的人,不必要求过于极品的魔女陪衬着自己。

  很多次,我在街头,目睹众多的恶心男人,身边陪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,强笑着陪伴着她,我的反感是如此的强烈。?#27492;?#33258;己,我更感觉我和林夕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故事,哪怕她和我一起走过那些艰难的日子。我的不自信就这样明显的左右着我?#24760;?#21644;林夕的关系。

  我知道,我离不开林夕,失去了她,我的心每一秒?#23478;?#38453;一阵的悸痛。这个女人在我生命的深处扎根了。

  我犹如困兽一般,不时的,我反复拨打她的?#21482;?br/>
  “对不起,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!”我感觉自己有点歇斯底里了。

  每过一处,我都希望看到那个绿色眼眸的奇女子的身影,然后惊喜的勾着我的脖子旁若无人的惊叫:“魔女!”

  但我一?#25105;?#27425;的失望。

  反复听着那句“对不起,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?#20445;?#21453;复的发着一条同样的信息:“林夕,我爱你?#20445;?br/>
  ……

  锦霜霜回来上班,我没有和她说多少话,直?#21448;?#30528;一堆文件:“你要是不来,那堆文件也一样没人处理。”

  “谢谢你,殷总。”

  又过了几天,我让锦霜霜开车,我们去了桂姐那里,桂姐幽幽怨看了我一眼,我没看她眼神,径直进店里去转了一下,她生意的问题还是存在,只是比以?#21543;?#20102;,她尝试着把一部分责任放给了手下员工,手下人做得尽管不能事事顺意,至少,想比起以前,已经是很大的进步。

  桂姐和我在店里坐下后,直接说她要把建材商场大门另一边的大店面搞下来,让我直接负责管理,利润的百分之三十归我。我笑了笑,拒绝了。我的目标,不远远不止一家商场。

  我和锦霜霜开车离去之前,她说请我吃饭,我笑着说改天,我先忙。

  车子出了县城,在郊外飞驰,锦霜霜突然开口:“你和桂姐,有什么了?”

  “什?#20174;?#20160;么了?”我问。

  “你和她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  我知道她想问什么,我亦没打算骗她,女人的?#26412;?#37117;是很准,我不信这话。

  可是女人的感觉非常的敏锐,与桂姐一个对视的目光,说话不经意间的语气,她马上就看得听得出来我们关系的微妙。

  “前几天一个晚上,去了艘,差点就和她搞到一块去。”我说。

  “哦。”她冷冷的。“现在去哪?”

  ?#23433;?#24179;镇。”我说。

  我给小朱和池总打?#35828;?#35805;,让他们带上一部dv机,马上过来昌平镇。

  到了昌平镇,我并不是来开发经销商,而是这里原本就有一个经销商,姓鱼,叫鱼光明,姓鱼挺少的。他给公司打了?#30473;?#22825;电话。

  说是我们拉过来的建材总是损坏,让我们赔偿,池总无法解决,因为,经过了解,不是我们的建材有损坏,出仓库不损坏,装车运输不损坏,就是到了他们那里,他们那方卸货不小心,一旦出现损坏的问题,立马就给我们打电话,说是我们运过来的过程中给出了问题,才导致建材损坏,说是如果不给他们赔偿损坏费,就不给我们打款。

  到了昌平镇之后,等了半个钟,池总和小朱来了,开那?#21487;?#22612;?#26705;?#25105;们一起把车停在了鱼光明的店前不远。

  “鱼光明的仓库呢?”我问。

  ?#29100;?#32039;贴着店面。?#32972;?#24635;回答道。

  “我们拉货的车子过来了吗?”我又问。

  “过来了。”小朱回答,“十分钟后估计应该能到达。”

  ?#20843;?#36319;车?”我问。

  “小须。我怀疑鱼光明给了他?#20040;Γ?#35753;他一起和司机谎称货上了车子没到这里就坏了,?#30473;复?#20102;。?#32972;?#24635;说道。

  “怀疑是怀?#26705;?#20294;是要?#19994;街?#25454;?#21028;小V机呢?”我问道。

  “喏,这里,给。”小朱把DV机递过来。

  十多分钟后,从云海市我们仓库出来的车子到了,在鱼光明的仓库前卸货。

  把dv机固定住,然后?#32435;?#20182;们卸货的场景。

  ……

  二十分钟后,拍完了他们卸货的场景。

  整个卸货的过程中,他们毫无怜惜货物之心,暴力扔下,暴力分拣,暴力弄进仓库。

  这一箱一箱的货,虽然都是建材,可也经不起他们从货车上往下?#24433; ?br/>
  我都不知道他们这算安的什么心,有意思吗?好好搬小?#37027;?#25918;,哪至于会弄烂?我之前听到鱼光明说要我们辉煌赔偿,我就纳闷了,如果是损坏,当然会赔偿,可到了他们那边,损坏了为什么叫我们赔偿?

  池总怕他们甩手不经销我们辉煌建材,?#30475;?#37117;是服软的赔偿。刚开始,赔一点,没什么,后来,习惯了,老是搞烂,就要赔多了。

  尽管后来也都弄清楚了原因,可池总老是不敢拉着脸和鱼光明叫板。总是怕鱼光明撤手不干咱的经销,原本,我没来的时候,这边就老是业绩不达标,业绩不达到要求,对这些经销商,你更要小心翼翼的供奉着了,时不时还要给他们打个电话约他们吃饭请他们去旅游之类的。

  我来了,我不同,现在业绩达标了,我没必要那么去卑躬屈膝,你爱做不做,你这么?#19981;?#25439;我们货物,也怪不得我们对付他。

  等到他们卸货了之后,我们一起开车过去了,下了车,我们的跟车员工小须惊愕看着我们,?#35835;?#22909;久,打招呼:“谢总,池总,朱经理。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鱼光明也瞧见了我们,傲慢的看了我们一眼,不可一世。

  池总就是池总,被他瞟了那么一眼,就有些慌了,上前去翘起尾巴摇起来讨好,奉上玉溪烟一根:“鱼总,抽支烟。”

  鱼总手一摆,眼皮翻白,说:“你们不给我补贴货物损坏损失,我没钱进货了!你也别来问我货款,你们赔偿货物损失,我们如何有钱赔偿。”

  “不可能赔你们!”

  公司有规定,就是销售部得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售后部对于售后做出的决定,通常出现了售后问题,我也是尽最大的能力去协助?#31361;?#35299;决,大多数?#31361;?#36824;是挺理解我的。

  我刚站出去,还没说话 ,就被围住了。

  尔后,双方发生激烈争?#24120;?#40060;总一群人气焰嚣张,如市井无赖一般,用最卑劣最恶毒的话围我们。 鱼总嘴巴里还带着浓重的酒气,语言极其恶毒肮脏,如泼妇骂街,不堪入耳。我做了那么多生意,还从未碰到过这么无?#24403;?#37145;的经销商!

  我一怒 ,上前几步,恼火道:“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!?”

  鱼光明鄙?#30446;?#20102;我一眼说:“我想怎么样,就怎么样!”

  是吧,我是被吓大的,被人吓了好多年了,早就麻木不仁了。

  悠?#24179;獶V机打开,给他们播放刚才他们暴力卸货的画面,说道:“我要告你们敲诈勒索,诈骗恐吓!知道这些罪名能将鱼光明你个贱人怎么弄死吗?#30475;?#19977;年以下有期?#21483;獺⒕幸?#25110;者管制?#30343;?#39069;巨大或者有其他?#29616;?#24773;节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?#21483;獺?#26681;据有关解?#20572;?#25968;额较大是?#24178;?#26696;金额1000元至3000元。数额巨大以10000元至30000元为起点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应该从我们辉煌这里诈骗了十几万赔偿金吧?”

  鱼光明看着DV机,脸一下子变得煞白,语无伦次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不关我事。”

  “是吗?画面上中间这个指挥的人,不是你还是谁?”我又问道。

  看着小须和司机,我说:“小须,还有那个司机,我需要你们出庭指证,鱼光明诈骗辉煌赔偿金。你们两个可以不出庭不听我的话,不过,我手上有足够的证据,证明你们和鱼光明狼狈为奸诈骗公?#20061;?#20607;金,你们两都收了鱼光明的钱吧?和鱼光明一起诈骗公司,你们行啊你们!”

  小须和司机默默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  我将DV机收好,扭头就走:“我们走,鱼光明,法庭上见。”

  鱼光明慌忙跟上来,陪着笑脸嘿嘿道:“殷总,别这样别这样,都是我都是我!是我的错!对不起对不起啊……”

  我看都不?#20174;?#20809;明,大声吼手下道:“你们愣着做什么,上车啊!!!”

  “是,是,殷总。”小朱等人急忙上车。

  我上车后,鱼光明拉住了池总:“池总,池总哟……这个,能好好商量好好商量嘛!”

  池总被拉住了,有些无可奈何的要解释什么,我呵斥道:“池总!你已犯错,你还想跟他谈什么!?给我上车!”

  逼着池总上了车,两部车离开了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?#25925;荊?#22914;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冰山女上司,我的冰山女上司最新章节,我的冰山女上司 神书网
可以使?#27809;?#36710;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篮球控球基本功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