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
我家王爷会作妖 第98章 药引是处子!

小说:我家王爷会作妖 作者:琉璃暖 更新时间:2019-04-08 20:04:12 源网站:乐文小说网
  连续给梵天施了三天的针,再服下解药,往生祭的毒便可以解了。然在这里却出了一个岔子,便是用于送服往生祭的药引问题。

  梵天怒气横生,说什么也不要用这个药引。只因这药引不是别个,而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子!

  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?!

  “除非倾倾你给我做药引,否则我拒绝!”梵天这样说道。

  弯着笑眼守在黛卿身边的漓美人一听就炸了,气愤地拿手指着梵天:“阿天!相公是阿漓一个?#35828;?#30456;公,你休想打阿漓相公的主意!依阿漓看,你做小孩子也挺好的,那个解药你便无需再吃了!”

  梵天瞪?#32034;?#28435;一眼,觉得这家伙重色轻兄弟的程度已经没得救了!当初那时候,怎么不知道他对女?#35828;?#21344;有欲那么强烈呢?现在说一说都不行!

  司颜抿了下唇,同魅漓一起斥责起了梵天:“阿天,你说这话确实不妥。倾倾这么好的女子,世上只有这一个,应该得到男人最好的呵护!而即便她同意,你忍心叫她给你做药引?无名无份的,你叫倾倾如何见人?别说咱们拜过堂的那个话,那场成亲礼不作数的!”

  此时屋子里司家几兄弟都在,不明所以的司墨听得一愣一愣的,?#35835;?#20004;下司普莲的袖子,小声问:“普莲,哥他们说的倾倾是谁啊?我怎么感觉似乎在说公子呢?”

  司普莲瞅了司墨一眼,神秘一笑:“阿莫哥,哥他们说的倾倾就是公子啊!?#31508;?#25308;堂的还有我。不过这件事阿莫哥可不?#32423;?#21035;人说,这是咱们兄弟间不可告?#35828;拿?#23494;!”

  “啊?那……那不就是说,公子他……他是个女的吗?”

  公子怎么会同时与几个男人拜堂呢?司墨完全是惊骇了。

  偷眼瞧了瞧一脸无辜样子的公子,想到她那种不经意间便挥洒出来的凛然霸气,想到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她对他那种气场温和的谈笑,想到他与她渐渐培养起来的兄弟情义。

  做?#25105;?#19981;可能想到,她,竟然是个女儿身?!

  想到黛卿竟是个女子,本来面皮薄的司墨,不由得一阵面红耳赤,不敢抬头再去看黛卿。

  “阿莫哥你怎么了?”司普莲发现司墨的异样,不大不小的声音问,“是不是听说倾倾是女孩子,心里?#19981;读耍?#19981;过阿莫哥,有那三只拦路虎挡在前面,我皆不敢想像的事,你就别想太多了!”

  普莲这样一嗓子,成功引来了剑拔弩张的三兄弟那冷嗖嗖的目光,当即把司墨吓了一跳,一把捂住司普莲的口,慌忙说道:“普莲别乱说!我怎么敢,去肖想公子?”

  “唔?#22521;擰?#21496;普莲眯着笑眼连连点头。待司墨把手松开,嚷嚷道,“阿莫哥想要谋杀亲弟啊!”普莲的性格活泼跳脱,和司墨才刚认识便打成了一片,说笑随意。

  黛卿听到几兄弟如?#35828;?#22855;葩言谈,一扶额头,十分无奈。

  梵天瞧了瞧她,心思流转了一下,问:“倾倾,能不能将这往生祭的毒稳定个一年或几年,等阿天有了心仪的女子,再来解毒?”叫他没有丝毫感情的基础?#24076;?#25602;着一个女子做那个事,他做不来!

  “必须这样吗?”黛卿略有些犯难,“男子三妻四妾很正常,三哥便当纳个小妾,留在身边侍候你也是好的。”

  “不?#23567;!?#26805;天口吻很坚定。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,怎么感觉一个个的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?遂脸一沉:“都出去!”

  梵天不高兴了,屋子里的气压明显低了一分。司普莲一扯司墨的袖子,听话地先出去了。但是没有走多远,隐在暗处,把耳朵留在了房间里。

  司墨司颜站起身,随后跟了出去。只有魅漓没有动的打算。笑话,此时的阿天就是洪水猛兽,他可不放心把小相公一个人留在屋子里。

  梵天瞪了他一眼,知道这人是赶不走的,也便由他留下了。他蹙动了一下眉头,问黛卿:?#25300;?#20160;么非要处子做药引?”

  魅漓接话:“处子身心干净,难道你还想找个残花败柳啊!”

  “闭嘴!不愿意待就出去。”梵天没好气儿瞪了他一眼。

  黛卿好笑地看着二人,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,这两个?#35828;?#30456;处模式从亲密无间的好哥俩变成了互相不服气的样子。

  “的确,处子身心干净。”黛卿解?#20599;潰?#19977;哥没有破过身,用处子做药引,晓人事之后,男子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成年人,从而坚固住男子成年?#35828;?#20307;态,不会再轻易变成小孩子了,彻底根除了往生祭残留在人体里的余毒。”

  提到男女之事,屋子里的两个男人皆有点脸面发热。

  特别是梵天,被人说了他还不算是个真正的男人,怎么想都觉得有损他的英名,不由黑沉?#25628;?#30520;……

  不如随便抓个女人塞在身下算了!

  屋子里的气压又低沉了好几分。黛卿觉得气氛不妙,赶紧拉回了话题:“三哥实在不愿意用这味药引,那便不用吧。你且将解药服了,可保半年内不会发病。日后得到更多的龙犀血,多做些药丸,三哥一生不要女人也可以。”

  “唔,很好,就这么办!”

  梵天一把抓过黛卿手里的寒玉瓷药瓶,倒出药丸,毫不犹豫地丢入口里吞服了下去。

  呼,清白保住了!

  ……

  翌日,圣山之上铺开了一层绵软的雪被,冷风继续扬着飞雪,洒遍山上各个角落,一时没有停歇的打算。

  吃过早饭,梵天找到黛卿,递给她一件墨色的鎏金?#25918;瘢骸?#25105;带你去个地?#21073; ?br/>
  出于好奇,黛卿点了头,将?#25918;?#25259;在身?#24076;?#35065;住她里面的一身白色锦袍。

  刚出门,只觉幽兰花的冷香袭来,腰上一紧,人便已经迎着微寒的风雪,飞掠进了半空?#23567;?br/>
  “三哥,我自己飞吧!”黛卿十分不习惯也不?#19981;?#19982;这个冷面神一样的男人太过靠近。

  “别动。这是?#38405;?#30340;?#22836;!!?#26805;天说着,怕人逃跑,手臂上的力道更加紧了一分。

  “嗯?我怎么了?”黛卿一头雾水。

  梵天侧头睨了她一眼,吐出三个字:“后花?#21834;!?br/>
  嗯……?哦!

  后花园,如来果!

  黛卿瞬时便明白了,眼睛转了转,知道抵赖不承认是没用的了,遂讨好一笑:“三哥不会那么小气吧?”

  梵天眼里闪过一抹戏谑:“那就看你待会儿的表现了。”

  梵天揽着黛卿穿林过街,只见楼庭倒退,小半个时?#21073;?#20572;在一座恢弘的殿宇?#21834;?#25260;头一看,“踏?#25226;?#26757;”四个大字的牌匾高高悬挂。

  梵天再一闪身形,揽着黛卿在半空划了一圈,来在了一处小山岭上。

  “知道这是哪里吗?”梵天幽幽地问。

  “这不是阿漓的地盘吗?”梵天带她来到这里做什么。

  “嗯。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的了吗?”

  “三哥的兰殿,到处是兰花。阿漓的梅引殿却一株梅花也没?#23567;!?#36825;点?#24076;?#40667;卿觉得十分奇怪。

  “嗯。”梵天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他的梅园里不是没有梅花,而是只有一束梅花,隐在难以发现的地?#21073;?#22235;季常开,颜色应季节而变换,堪称奇物。”

  黛卿闻言觉得神奇:“还有这样的梅花啊?那不是与三哥的如来果同样神奇吗?”

  “没错,我带你上去观看。”

  梵天揽着黛卿,一纵身,登上了小山岭,绕过几朱劲松,顺着白石子路的指引,不多时走进一座?#21543;?#26757;亭?#34180;?#31449;在亭里,梅花的香味乍然清晰。

  “在那边。”梵天扬手一指。

  顺着梵天手指的方向,黛卿终于看见了那束神奇的梅花!

  它此时白花绿萼,枝杈繁茂,生于?#30342;?#19968;里的怪石?#31181;行模?#37027;处地势略低洼,似一个盆,无平坦的路可以过去。

  黛卿一眼看出这块地方的不寻常,那些怪石的分布,竟是一座古老的阵法。唔,是五行八卦迷踪阵!

  难怪是踏?#25226;懊罚?#36825;么有意?#24120;?br/>
  “我们过去。”

  黛卿若有所思之际,梵天已经揽上了她的细腰,凌空踏着风雪,轻车熟路地立身到梅花树跟?#21834;?br/>
  “它真的会四季变换颜色?”

  “嗯。”梵天静静立在树下,似是也在观?#20572;?#24189;幽说道:“春天,迎春花开,它变黄。夏天,荷花映日,它是粉。秋天,丹枫归雁,它变红。冬天伊始,风雪初寒,它便?#20303;!?br/>
  黛卿道:“一路变换,它存在的价值,只是顺应季节,忘了原?#31455;?#20658;的自己。”这样一说,以物喻人,倒觉得伤感了些。

  继而话锋一转: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梅花生于乱石,笑百花不及它一身,不管颜色如何变换,自身那抹独特的香却永远不会?#35851;洹?#23432;住初心,不论沧桑,这才是真正的它吧!”

  黛卿的音色依旧微微沙哑,不比一般女子的清脆细腻,却低迷舒缓,带着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?#24049;?#27987;香与质?#23567;?br/>
  梵天黑沉的眸光闪了?#24178;粒?#27809;有说话,似乎只?#25628;?#30520;观赏那迎面沁凉的小小香花。

  黛卿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一时间,细雪飞凌,风景悠然,心思向远,静默无言。

  半晌,飘雪落满了两?#35828;?#21457;丝与肩头,梵天收回目光,忽而冷笑一声,看向黛卿:“倾倾,你说,本殿拔了它可好?”

  “呃,这该是阿漓很喜爱的东西,三哥这样做不好吧?”黛卿似乎明白了梵天带她来此处的用意。

  “的确不好。”梵天假意思索了一下,“那么,倾倾,不如便由你来代替三哥拔了它吧!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5200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王爷会作妖,我家王爷会作妖最新章节,我家王爷会作妖 乐文小说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
篮球控球基本功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var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/video></var>
<address id="5jbr9"><del id="5jbr9"><noframes id="5jbr9"> 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var id="5jbr9"></var>
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ins id="5jbr9">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/ins>
<var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cite id="5jbr9"><video id="5jbr9"><thead id="5jbr9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5jbr9"></var><cite id="5jbr9"></cite>
<span id="5jbr9"></span><cite id="5jbr9"><strike id="5jbr9"><menuitem id="5jbr9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三分时时彩开奖历史 广东时时彩投注娱乐城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 彩票七乐彩走势图 北京快3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合买金额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金字塔娱乐城开户送体验金18元网站 平码规律 香港内部透码2019官网 中超实时积分榜 香港内部免费透码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十一选五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